岳芳华的法律援助律师沙井法律援助中心律师刘先生告诉红星新闻
发布时间:2019-05-16 19:00

原标题:深圳一电机厂多名工人查出白血病 后续治疗费遭拖欠

2013年,深圳沙井工厂女工岳芳华被查出患上白血病。

据广州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2014年8月13日出具的职业病鉴定书上描述,岳芳华2008年12月至2013年9月在华生电机(广东)有限公司镀锡车间从事车换向器、印字作业。在这份鉴定书结论一栏写着:职业性肿瘤(苯所致白血病)。

5年之间,岳芳华已经历了骨髓移植术,身体抵抗力很差,反复进出医院,丧失了劳动能力。在这5年间,在医院里,他们认识了其他7位病友。与岳芳华相似的是,他们都在华生电机工作,他们都患有白血病,其中包括岳芳华在内5人,都有广州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出具的职业鉴定书,在结论一栏都写着:职业性肿瘤(苯所致白血病)。

岳芳华将工厂告上了法庭,在当地卫生系统部门的介入下,2018年岳芳华终于拿到了工厂的赔偿款。

但林福生对红星新闻记者说,2018年维权获得的赔偿款仅是当时的治疗费,白血病后续的治疗以及吃药护理费用每年都在产生,所以每年还要花钱,但是这部分治疗费始终没有拿到。

深圳都市频道法观天下栏目对岳芳华、林富生夫妇维权进行报道的视频截图。

如今,岳芳华的丈夫林富生依旧没有放弃找工厂讨要说法:“患病的人数还在增加,还有病友没有得到赔偿,我想知道在我妻子的不幸遭遇之后,工厂有没有改善工人的工作环境。”

5月6日,岳芳华(化名)关于华生电机拖欠治疗护理费用的劳动仲裁,再次在沙井劳动仲裁庭开庭。岳芳华的法律援助律师沙井法律援助中心律师刘先生告诉红星新闻,目前6号开庭的这次劳动仲裁还未宣判。

工作接触有害化学品 工人被查出白血病

据天眼查显示,华生电机(广东)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生产经营五金配件及从事马达装配,林富生告诉红星新闻,妻子曾听说,工厂生产的马达等配件,主要供应给一些汽车品牌厂家。

林富生回忆,“以前每次妻子回到家中,总给我说,自己身体乏力,当时我们不懂,没有引起重视。”林富生告诉红星新闻,岳芳华在这家工厂工作的这几年,从未上过安全生产的培训课程,不懂自己每天接触的化学品到底是什么,对人体会产生哪些危害,“甚至工作的时候,都是直接上阵,没有任何防护器具,连口罩都没有。”

根据林富生提供的广州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出具的职业病鉴定书,红星新闻记者看到,岳芳华2008年12月至2013年9月在华生电机(广东)有限公司镀锡车间从事车换向器、印字作业。工作中除接触油墨、稀释剂以外,间接接触混合胶、催干剂、甲醛、和氨水等化学品。

职业病鉴定书结论一栏写的职业性肿瘤(苯所致白血病),让林富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职业病鉴定书

妻子查出患白血病后,林富生为了搞清楚妻子平时究竟接触了哪些化学品,曾拖工友偷拍妻子车间的化学品照片,“工友传回的照片,就在他们平时工作的桌子上,就摆着一个装化学品的瓶子,瓶子上印着一颗骷髅头。”林富生说,“我虽然看不懂化学品,但是我知道印着骷髅头的意思,就是代表有危险吧。”

工友拍摄的车间内(部分)化学品照片。

后续治疗费仍无着落 官司年年都在打

“为了家庭能过上幸福点拼命工作,留守孩子在家,结果患上这样病。”林富生告诉红星新闻,当得知妻子患上白血病后,家里根本拿不出高昂的治疗费用。在沙井卫生监督所出具了职业病鉴定书,鉴定岳芳华为职业病后,夫妻俩去找工厂要钱治病,未果。

2016年,几个同样患上白血病的病友找到了深圳当地一家电视台求助,当地媒体做了连续几天的调查报道,但林富生说:“工厂仍然没有出面做出合理解释。”

经过反复地维权后,华生电机(广东)有限公司派人来和林富生、岳芳华夫妻以及几位病友谈判。当时谈判时,几位病友家庭被分开谈话,最终只解决其中一个员工的治疗费用,岳芳华的救命钱,并没有得到解决,林富生和岳芳华不得不选择诉讼。

5年间,夫妻一共告了工厂5次。最终在2018年,岳芳华通过诉讼拿到了工厂的民事赔偿款项。根据林富生提供的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,红星新闻记者看到,法院判决华生电机(广东)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岳芳华2017年10月之前的自付医疗费用12767.78元。

但事情并没有就此了结,林富生说,妻子的治疗和护理费用持续产生,他与华生电机的官司,还在继续。